情感用事

空气是那么稀薄,叫人无法呼吸。

[雷安]你我错过的那一天

刀子,没错是刀子,这就是我赶早写出来来的玩意……占tag抱歉

[雷安]初见 4(总裁雷x私人医生安)

       安迷修跟着雷狮走进了玄关,好奇地打量这里的一切:暗金烫花的地毯,淡黄色带有褐色纹路的大理石地板,金色雕花的壁灯……安迷修翠绿的眼眸中泛着一种名曰“好奇”的亮光。雷狮看着安迷修的那个样子不由得轻笑了一声,这一声笑把安迷修带回现实,看着眼前的富丽堂皇,顿时觉得自己的那间小公寓是多么寒酸了,心中更加坚定了在这里好好干的念头,毕竟,只有在这工作,才能有这么好的工作环境啊。雷狮看着安迷修的眼神便知道安迷修的心里在想什么了,把脸朝着安迷修看不到的角度,嘴角勾出了个弧度,慢慢享受吧,我的小医生,你会知道我的用意的。


       安迷修在雷狮的带领下上了二楼,雷狮跟安迷修说道:“这里是我的那几个兄弟住的地方,不过你也不用清楚他们的房间分别在哪,因为你只用知道我的房间在哪里就行了。”说完便露出来一个堪称温柔的笑容。安迷修看着雷狮的那个笑容,心里悄咪咪地嘀咕着:这么说是没错啦,可是怎么听着都有点怪怪的……雷狮看着安迷修走神的神态,心里不由得笑起来,这个小医生,看着还真有些呆诶。不过嘛,还有些,可爱。


       雷狮带着安迷修走上了三楼,指着正中间的那间房间对安迷修说:“那是我的房间,记住了啊,以后帮我送早饭别走错了房间。”哦哦,知道了……等等,送早饭是个什么玩意!“送早饭?”安迷修脸上有些疑惑,难不成这雷大总裁喜欢在床上吃饭?雷狮闻言回头对安迷修笑了一下,跟安迷修解释道:”我啊,喜欢在床上吃早饭。“蛤,这雷大总裁还真是有点难伺候,,不过这早饭谁来烧呢?“雷先生,那你的早饭是谁来给你烧的呢?”雷狮挑了下眉,一脸理所当然地说道:“当然是你烧的啊,否则我请个医生来干什么?还有,叫我雷狮。”蛤,我是医生没错,可我,不是保姆啊……雷狮看着安迷修一脸被雷到了的表情,玩心大起,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还有啊,我的早饭一个月内是不重样的,负责吃多了会腻。”怎么办 ,我突然不想干了。安迷修沉默了许久,终究心里的天平倒向了豪华的大宅这一方,叹了口气说道:“好的吧,一个月不重样,我努力试试吧……那么,雷先生……哦不,雷狮,有什么是不爱吃的呢?“”不爱吃的啊……“雷狮佯装思考的样子,心里的小恶魔笑得更嗨了“哦,不要加醋,那股酸味受不了,也不要辣,我的胃不是很强大,你知道的,不要太油,不然午饭都不想吃。记得每天帮我煎两个蛋哦,再加点酱油,我每天7点吃早饭,别迟喽,我的小医生~”雷狮的笑容很可人。你知道吃屎的感觉吗,没错就是这种安迷修是这样想的。


       “喏,我房间旁边那间是你的,你进去看看吧。”雷狮指着旁边的那扇门对安迷修说道。“这么近啊。”安迷修小声嘀咕着。“对啊,那是因为你要照顾我啊,我的小医生。”雷狮富有深意地说道,不知是不是安迷修的错觉,他觉得雷大总裁好像在“我的”上加重了读音,嗯,还真是奇怪呢。安迷修挠了挠头,片刻便将这个问题抛之脑后。


       雷狮看着安迷修的后背,心里想着,他一直都觉得医生和私人医生没什么区别,反正都是治病嘛。不过,他现在算是知道了这二者之间的差别,私人医生,是·私·人·的·嘛。

[雷安]骑士和王子

       鲜血染红了大地,战死的灵魂在这里永眠。


       红色的火光将深色的天穹映得发光,橙色的光,映在了骑士和王子的脸上。


       骑士望着这一片狼藉,攥紧了手中的剑,战争带来的不是和平,而是让人心痛的灾难。


       这一切的一切,和他的初衷,都已经违背了太多。他不知道,是否还能走下去。和他,一起走下去。


       王子看着火光,深色的眸子里映着的是那个骑士。他已经忘了他出征的原因,只是一味地占领,不知疲倦地攻打城池,为的,只是为了更多地争取和他在一起的时间。


       他们最终遇上了强敌,对手野蛮的方式,使他们有些招架不住。骑士在战场中穿梭,手上的剑解决了一个又一个,也不管溅出的鲜血染红了身上银白的盔甲。温热的血液从脸侧缓缓淌下,滴落在泥土里,骑士管上不这么多,目光焦急地在战场内扫视。快啊,快啊,你到底在哪里,到底在哪里,骑士几乎想立刻回到那个人的身边,同他一起奋战。


       骑士的目光最终锁定了那个在同几个人搏斗的他,他已是满身是血,只有脸上那一贯轻佻的笑容没有改变。对方的剑挥了下来,直向着他,骑士的心仿佛被绞在了一起,下意识地向着他扑了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王子看着劈下来的剑,脸上满是无奈。看来,我是不能和你一起回去了,我所承诺你的夜空,都不能兑换了,对不起,傻骑士,我是多么希望能再次和你一起看那片星空,他认命地闭上了眼。意料中的痛感并没有传来,他睁开了眼,挡在他面前的,是那个骑士。


       他怔怔地看着骑士,敌人的剑刺透了骑士的右肩,血沿着剑刃滴落在王子的手上,骑士借此用手中的剑刺上敌人的腹部,敌人轰然倒地,骑士也因为体力不支倒在了他的怀里。骑士的脸上没有了以往的不苟言笑,剩下的只有苍白的脆弱。骑士费力地抬起了他的手,摸上他的脸,似乎是想记住这张脸。骑士笑得很开心,对他说,他会守护到他最后一刻,即使为此付出了性命。说完,手便掉落了下来,碧绿色的眼眸也失去了神色,缓缓的闭上了。他用力的将骑士抱进怀,声嘶力竭地想把骑士叫醒。


       可是,他还是走了。


       最后,用耗尽几乎一半的人力为代价,他们险胜于敌人。


       可是,骑士走了。


       王子回城的时候,街道上都是百姓,他们欢呼着,并没有注意到骑士的离去,王子看着这一片城池,没有你在,有这些还有什么用呢,王子想着。


       骑士下葬的时候,王子在雨里站了很久,不管雨水从脸旁流下,模糊了他的视线。王子看着那块墓碑看了很久,弯下身将手里的白玫瑰放在了墓碑前面,慢慢地摩挲着墓碑,用尽了温柔。


       王子没有继承皇位,而是去了海上,在海上开拓了一方天地。


       他的手下问他,脖子为何带着十字架,因为他并不信基督。


       他笑了笑,回答道,这是他给我的。说的时候,眼中满是温柔。


       他的手下面面相觑,各个猜测着,这或许是老大的老相好给的,否则,怎么十年如一载地戴在身边。


       是啊,他所爱的人,他摩挲着十字架,那个人要是被叫做他的老相好,肯定气死的吧。嘴角不禁勾起一个弧度,我所爱之人,我是否还有机会和你同赏一片星空。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[雷安]初见 3(总裁雷x私人医生安)

我又回来啦!
ξ( ✿>◡❛)
周末的课比较多
所以没多少时间来想剧情
今天来一更新

       坐上车的安迷修有点恋恋不舍地看着家门的方向,雷狮挑挑眉,开口说道:“假期的时候会有放假的,你可以回家看看。”“真的嘛!”安迷修激动地转过头,雷狮对上安迷修那双仿佛在发光的眼睛,嘴角上扬了一个弧度,还真是期待之后的生活呢。

       窗外的风景飞快地倒退,所有的色彩连成了线,安迷修对于窗外的风景十分感兴趣,目光亮闪闪的。雷狮在旁边看着:这目光,看着有点想我们家小拾啊,湿漉漉的,让人移不开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汽车的速度慢慢减下来了,安迷修向前看去,那是一栋独立的别墅,房子的尖角在树木林中掩映着,让安迷修心中更加添了一分期待。夕阳打在屋顶上的琉璃瓦,折射出七彩的光,门口的栅栏慢慢地打开了,车子慢慢地开了进去,道路两旁是大片的草地,零零散散地分布着些喷泉,有群鸽子在草地上懒懒地散步,被夕阳镀上了一层橙色,添了几分灵动。

       汽车在别墅前停了下来 ,那是一栋十分高大的建筑,黑色的主色,白色的配色,显出了几分庄严,不可冒犯。安迷修踏上了长长的阶梯,安迷修甚至有种错觉,他像是仙度瑞拉,激动不已地去参加王子的宴会,而被庄严的气氛所犹豫,犹豫着是否进去。雷狮走到他身边,抬头看着这座建筑,为安迷修介绍道:“这是我们家族的老宅,后面有花园,中间有个人工湖,风景不错,你有空我可以发你去看看。”安迷修对于雷狮这种行为显然十分感动,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雷狮:“好啊好啊,我好期待的呢!雷先生。”雷狮看了看安迷修,“雷狮,叫我雷狮就好了,不用客气。”诶,好吧,安迷修想着,其实我们好像也不是很熟吧……

       当雷狮推开建筑的门,安迷修被眼前的奢华晃了眼,哦,这万恶的资本主义,安迷修心里是这么想的。

[雷安]初见 2(总裁雷x私人医生安)

现在基本每天一篇
就跟我们数学老师说的一样
每天一写,练练手感
练完手感
我就去练开车了(真的不骗你们)

       “安迷修么……”背对着阳光男人轻笑了一声,说了一句“雷狮。”

       蛤,这个意思是他叫雷狮嘛。话说,这声音还蛮好听的诶。安迷修在心里给这个男人的评价又多了一笔。

       “因为你我今后是要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人了,那么我们的称呼也就不要那么见外了。”那个男人立起身子来,慢慢地踩着厚厚的地毯过来了,一身西装,剪裁得当,各个地方都勾勒出这套衣服下的健壮身躯,修长的腿,使得这个男人又多了一分迷人。

       这个男人走到自己面前半米的距离便停了下来,低头问道:“那么,小医生,你有把自己的行李准备好吗?”小医生?叫我的?这感觉,还真是奇妙……安迷修抬头看去,第一次近距离地打量这个男人,鼻梁笔挺,薄而殷红的唇微微翘起,他想要抬头去看看这个男人的眼睛。刚一抬头,便看到了一双修长的眼睛,线条深邃 ,里面仿佛盛满了温柔,眸色很美,像是一片星空汇集到了一块,让人想要伸出手去描绘。安迷修被笼罩在雷狮的影子中,对方的身躯很高大,跟安迷修交谈是微微低头的,一双唇在张张合合,安迷修不是听得很清楚……

       雷狮有点好笑看着眼前的人因为他的“美色”,有点在发呆,伸出手在安迷修眼前晃了晃,“喂,小医生,回过神来。”安迷修回过神来,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,回答道:“行李还没有准备,我待会回去整理好了。”雷狮点了点头,问到:“你家再哪里?”诶,问这个干嘛,不过安迷修还是老老实实地说了。“待会直接去你家,整理好了就来我家。”雷狮似乎很满意,把门外的佩利叫了进来“备车 去xx路xx号。”说着便走出去了。安迷修有点惊讶,以为见到雷狮后还会花很长时间去互相了解,没想到。雷狮见安迷修没有跟上,又折了回来,冲他叫了一声“小医生,你的行李可不是在我的办公室整理的哦。”戏谑的声音传来,安迷修看了看倚在门框上的雷狮,应了一声便快步地跟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为什么我要去他家住啊,这是刚刚安迷修思考的问题。不过好像没有拒绝的余地了,那就到他家蹭吃蹭喝几天吧,嗯,就这样子了。得出结论的安迷修也不纠结什么了,反正只是去借住的,又不会住出什么问题……

       坐在车上的安迷修通过玻璃向外看去,今天还是像平常一样,花店的小男孩送花去了,杂货铺的小女孩又来找小男孩玩了……安迷修有些感慨,住了这么久的地方,突然换个地方还真是不大适应。

       街市的风景渐渐熟悉,到了家门口,安迷修打开车门走了下去,后面传来声音“快点啊,小医生,我在等你的。”安迷修有点惊讶他会这么说,顿了顿,有些落寞地回答说“我会的。”说完便推门进去了。

      雷狮看着安迷修的背影,在心里想着:难得是个有趣的人了。

      安迷修再次走出来的时候,已经是傍晚了,夕阳笼罩着这片地方,温暖的,心安的,略带橙色的光打到安迷修的脸上,添了一份暖意。

      安迷修看着车里的雷狮,心里突然感觉今后的命运和他捆绑在了一起,但又同时唾弃了一下自己,自己再怎么样也不会和这类人的命运交错,毕竟,在刚开始,所处的就不是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

画人难:

-=-因为约稿做的练习,之前都没怎么画过

-=-清水无CP,希望别刷cp,不然我拿大白鲸丹尼尔抡人

[雷安]初见 1(总裁雷x私人医生安)

决定开始写长篇
接下来的几篇都是一个系列
最后会整理出一个归档
希望各位老爷们继续支持
按下小心心和大拇指或是箭头
谢谢啦各位老爷们

大概ooc
会放车
不过就是不知到开不开得动了

       安迷修,是读医学专业,刚从国外回来,是个海龟,不过对于找工作十分头疼,因为那种舒服又工资高的工作还真难找啊。。。(废话

       一个下午,安迷修像往常一样坐在电视前打电动,被突如其来的一叠纸遮住了视线,安迷修不得不抬头看看始作俑者是谁,没错,是她妹妹。安莉洁拿着一叠纸站着他前面,满脸笑容,见他抬头了, 就急急忙忙地把自己手里的纸往安迷修手里一塞,满脸兴奋地说:“把这个签了,然后我们就发了啊!”安迷修有点头疼:“你给你哥找个工作,居然是用金钱衡量的,唉。”上头传来安莉洁的声音:“你懂什么啊,这个可不是普通的那种,绝对百年一见,你看看内容啊!”安迷修不可置否的点点头,眼神向下扫了过去,瞬间被一个数字给亮瞎了眼,“这是真的嘛,月薪居然就两万了,还有奖金和年终奖,这个工作实在是太好了,安莉洁你赶快到我去面试啊,我等不及了啊!”安迷修从地上爬了起来,兴奋地冲进自己房间里,准备换衣服区面试。安莉洁捡起地上的合同,瞄到了一行字“雷家?我想想,我记得,那是一家军火商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安迷修很快地换好了衣服,拿上自己的公文包就拽着安莉洁出门了。(安迷修内心:hhhh我看到一大笔钱在向我挥手)来面试的没有想象中人那么多,更准确的来说是寥寥无几,安迷修觉得很奇怪,这么好的工作怎么没人找呢,真真奇怪。想完后他看了看安莉洁,问了一句:“这家人是干嘛的啊,怎么没人来应聘啊?”安莉洁有点心虚地摸了摸鼻子,搪塞地说到:“大概就是一般的老总什么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安迷修听完后也没有多虑,毕竟有钱的估计脾气都挺奇怪的吧,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来应聘的人那么少了。他们在大厅等了一会,不一会就下来了一个人,那个人带着个鸭舌帽,围了条围巾,只能看清一双眼。这个人做了个自我介绍:“我叫卡米尔,是雷总的合伙人之一,现在由我来带你们上去。”这人说玩完这句,转身便走进旁边的电梯,安迷修和安莉洁也赶紧跟着进了电梯。安迷修趁着上去的时间打量了一下电梯,电梯的装修很奢华,也很低调,黑色的主打色,有着几处暗金色和暗紫色做装饰。唔,品味还说得过去。安迷修在自己心里暗暗给这人打了评价。

       电梯门开了,卡米尔走了出去,安迷修和安莉洁也紧跟了出去。脚下的地毯软软的,一看就是那种做工和材质都属于上等的,这么直接踩在脚下还中真是可惜了。走到了一扇门前,卡米尔停下来转过了身,对着安莉洁说:“这位小姐,我们接下来还要对这位先生做个测定,你可以在前面的休息室等待。”安莉洁点了点头,走之前还不忘给自家哥哥做了个加油的手势。安迷修在心里回答:肯定的,这个工作要是定了,我今晚就带你去吃好吃的。

       门推开了,里面是一间办公室,中间放着沙发和桌子,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。那个男人见安迷修来了,站起身对安迷修施展了一个微笑,随后便做了自我介绍:“我叫帕罗斯,是雷总的合伙人之一,今天是来帮给雷总找私人医生的。”安迷修听后,抿唇一笑,说到:“我是安迷修,今天是来应聘私人医生的。”帕罗斯听完后,点了点头,“请坐”对安迷修说“安先生是吧,我们接下来要做个测定,还请安先生根据实际情况回答。”安迷修点了点头“好的,没问题。”帕罗斯拿起几张纸,张口开始问:“安先生是从国外的xx大学毕业的吧,有没有在国内当过医生?”“做过一段时间,不过觉得医生蛮累的,就想着换个工作。”安迷修回答道。“哦,是这样,那安先生对于这种普通的病情应该都了解吧。”“嗯,了解的,只要是一些不涉及个器官的疾病,不去医院是可以治疗的。”眼前的男人点了点头,对着安迷修说道:“好的,安先生,具体情况我们了解了,那么请您在这里等候一会, 我去请示一下来雷总。”
说完便出去了。这么快,真的知道具体情况了么,安迷修在心里想着。

      帕罗斯走出门,沿着走廊走到尽头,推门走了进去,对着里面那个饶有兴趣地看着监控的男人说道:“老大,这次这个怎么样,总应该符合你的条件来吧。”那个男人抬起来头,露出来一双犹如星辰大海般得眸子,扬起嘴笑了笑“这次这个我满意,就这个吧。”帕罗斯点了点头,转身走了出去。嗯,这次终于找了个好看点的了,前面几个还真是不能入目,那个男人想着。

       门再一次打开了,一个一头褐发的年轻人走了进来,外面的阳光照了进了打在了这个年轻人的脸上,愈发显得皮肤的白皙,男人的目光转到了年轻人的脸上,嗯,很好看,有着犹如绿宝石般的的眸子, 让人看一眼就不禁沉沦。那个年轻人扬起了笑容,悦耳的声音传出:“你好,我是安迷修,是你今后的私人医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唔,怎么会有人看到第一眼就会喜欢上,那个男人想到。

       

[雷安]对你何止是喜欢,简直想日(总裁雷x私人医生安)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自从安迷修和雷狮确定关系后,安迷修就搬到雷狮房间里住了,每晚里面总要穿出一些断断续续的声音。卡米尔表示还好这门的隔音效果还行,不然声音更大。

       安迷修的习惯是吃完饭后坐在电视前看一会电视,自从和雷狮开始同居生活后,每天吃饭后坐在电视前的是两个人。

      跟平常一样,安迷修躺在雷狮怀里调着遥控板,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点意思的电视频道。突然,映入眼帘的是一部现代都市剧,里面的女主角正在向男主角表白——

     “那个,有句话我憋了很久。”

     “唔,你说。”

     “我,我……喜欢你!”

     “哦?”

     “那个,那个……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以不勉强的……”

     “不用”里面的男人轻笑了一下,伸手将女主角揽入怀里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   安迷修认真地看完了这一段,突然像是在思考的一样,抬起头看了看雷狮的脸,认真地问雷狮:“你喜欢我么?”

       雷狮听到安迷修的声音,侧过脸看着安迷修,思考了一会,也十分认真地说: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   空气听了只想安静……

       安迷修听完罢,从雷狮的腿上爬了起来,扔下一句话“你今晚一个人睡吧。”然后就走进自己的房间,摔上了门。

       雷狮还没有从这个巨大的噩耗反应过来,过了一会雷狮才想起他还有句话没说完“我爱你啊。”

       雷狮表示很头疼,惹媳妇生气了,今晚只能一个人睡了,真是太太太太太太不爽了。

       所以今晚雷狮只好抱着安迷修刚换下的白衬衫睡觉了。

       一夜无眠。

       安迷修睡得十分舒坦,没有了那个人的骚扰,睡眠时间还真是多了许多。他换好了家居服,打开门准备去楼下吃早饭,但是打开门看到的是撑着门框的雷狮。安迷修一脸嫌弃样,说道:“在这里堵门干嘛,赶紧走开。”当然,雷狮没有这么做,他伸出手将安迷修一个公主抱进了房间,顺手将门关上。安迷修有点没反应过来,下意识扯住了雷狮胸前的衣服,有些恼羞成怒地说:“雷狮,你不要一大在就犯病啊,我还要去吃早饭呢!”雷狮没有理会,将人扔在了床上。安迷修落在了床上,心里嘀咕着这人没吃药吧,想撑起手坐起来,还没坐起来就感觉有一副身躯压了上来,抬眼所看到的是雷狮那泛着光的紫眸,犹如掉进一片星空,无法挣扎。雷狮将头埋在了安迷修的脖颈里,嘴对着安迷修的耳朵“笨蛋,有些话我只说一遍”雷狮眼里是少有的认真“我对你岂止是喜欢,简直想日。”

    

[雷安]黑道总裁雷x私人医生安

       是夜。

       雷狮家里是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   安迷修看着坐在家里吧台旁边的雷狮,雷狮手里的玻璃杯被灯光折射出几条光线,映着雷狮那犹如暗夜星空般的眸子,真好看呐,安迷修在心里说过无数次,但是嘴上还是倔得不成样。

       雷狮的目光突然转到安迷修的脸上,碧绿的眸子,就像他最喜欢的绿宝石,珍贵而又夺目,而现在这双眸子里,满满地映着他。

       雷狮晃着手里的玻璃杯,走到了安迷修面前,安迷修的目光因此被打断,他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人,心里在嘀咕着这人又要做什么幺蛾子。雷狮突然抬手将自己手里的酒灌倒安迷修的嘴里,酒精带来的烧灼感一下子使安迷修下意识地吐出去,但是,带来的是更多的酒精麻痹。

       雷狮很满意安迷修的现状,脸色酡红,极速地喘息着,雷狮的手摸上安迷修的脸,轻嗤着说:“身为我的私人医生,居然连酒都不会喝,真是不像样。”安迷修是那种沾酒就醉的人,更别说是这种酒精浓度这么高的烈酒了,脑子里浑浑噩噩的,雷狮笑了一下,伸手把剩下的酒倒在了安迷修的衬衫上。安迷修被这突如其来的凉意哆嗦了一下,脑子也清醒了一点,张口就骂:“雷狮,你犯病啊!”雷狮眯了眯眼,看着面前被酒湿身的安迷修,衬衫沿着身体的线条贴在了身上,胸前的两颗红粒也因为被凉意颤巍巍地挺立起来。

       雷狮伸手要将安迷修的衬衫解去,嘴上边说:“你的衬衫湿了,脱掉吧。”安迷修知道雷狮自然不怀好意,说什么都不肯脱。

       雷狮看着面前拽着衣服不让他脱的安迷修,轻笑了一声,伸手便将安迷修禁锢在他和吧台之间。安迷修脑中警铃大作,心中不安但又期待着,雷狮低下头舔舐着安迷修胸前的红粒,衣服带来的摩擦使安迷修一下攥紧了手,咬着嘴唇不让那令人脸红的喘息声传出来,雷狮的手一路向下,在安迷修敏感的腰间滑动着。安迷修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了,任由身上人的掠夺。雷狮看着身下的人因为快感眼神迷离,眸光一暗,将自己的皮带解开,顺手也将安迷修的裤子扒了。握住安迷修的前端,慢慢地刺激安迷修的敏感部位,安迷修的嘴中也因此流露出几声呻吟,安迷修呻吟向来使雷狮不能自己,是他的催情剂。

       雷狮伸手将这人的腿抬在了自己的肩上,也顾不得扩张,挺身便进去了。安迷修刚刚还沉浸在快感之中,突如其来的疼痛下意识将下体收紧,雷狮的脸色有点崩,俯身在安迷修耳旁沙哑地说到:“放松点,你绞到我了。”

[瑞金]论金18的成年礼物(r18)

大概ooc吧,私设
上课的时候突发的灵感
然后一整节课就在yy
希望各位姥爷们不要嫌弃

(◦˙▽˙◦)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这是带有颜文字的分割线

  阳光从窗外透进来的时候金还在床上和格瑞磨叽(他们真的没有在干什么,之前也没有)。
  格瑞一脸无奈地看着这个环住他腰死都不放手的金,像是用哄他的语气说着:“金,你不会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吧。”金迷瞪瞪地抬起头,望着格瑞,似乎是很认真地想了一会,但最后依旧以什么都没想起来为结果而告终,格瑞叹了一口气,捂着额头想这个傻瓜,当然是脑子里想的。格瑞戳着金的包子脸,俯身在金的耳朵旁轻轻地说到:“今天是你的成年礼啊,金,你不会想在你的成年礼上也迟到吧。”金的第一反应是,妈耶,格瑞的声音怎么这么好听,第二反应是,妈耶,今天成年礼诶。金的意识清醒了大半,翻身把放在床头柜的手机打开,刚打开就是手机系统的提示“今天您有成年礼等活动,时间于上午10点开始举行,请不要忘记了。”金顿时有些羞愧地捂住了脸,明明是自己的成年礼,结果还是格瑞来提醒他的。格瑞很满意金现在的反应,耳根有些带红,衬在雪白的肌肤旁更是带了几分风情,睡衣很宽大,可以看到背后若隐若现的蝴蝶骨,嗯,看起来令人食指大动,不过还得等等呢,今天,可是金的成年礼呢,在那之后,就可以干想干的事了,毕竟他可是忍了好久的。欣赏完眼前的画面后,转身把金要换的的衣服扔到床上,说了声快点后,就走了出去准备早餐了。
  金把格瑞扔在床上的衣服拿起来站着镜子前比划了一下,很合身,毕竟是格瑞挑的衣服嘛,衣服的样式很简单,白衬衫,配着一个黑色的领结,胸口处有一个胸针,金把这个胸针拿近了看,看完一惊,这不是格瑞嘛,平时格瑞可宝贝这个胸针了,听格瑞说,这是他妈妈给他留下的,怎么别在他的衣服上了。金扭头向门外喊去:“格瑞!你的胸针怎么别在我的衣服上了?”格瑞冷静的声音从门外透过来:“当做礼物了。”哦,这样啊,所以这是格瑞送给他的礼物喽,想的时候,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。格瑞的声音再次从门外传了进来:“好了没有,时间要到了。”声音把金从自己的想法中拽了出来,金一愣,满脸笑容的回答道:“马上好了啦。”金穿好衣服从卧室里走了出来,看到格瑞时,不禁一怔,格瑞穿的是正装,黑色的衬衫,黑色的领结,黑色的马甲,还有笔挺的西装裤,手里拿着的是黑色的西装外套。金一怔,惊讶地说道:“格瑞,你穿的是西装啊!”金星星眼地看着格瑞,格瑞穿西装的样子可真好看啊。格瑞咳了一声,看着金穿着自己挑的衣服,心里十分满意,甚至有些得意,当然脸上还是万年雷打不动的摊面,伸手替金整理了一下领结,金看着格瑞给自己整理领结,自己也顺手替格瑞整理了一下。格瑞很意外地看着金替自己整理,这种感觉,非常好,看着金的眼睛只有自己,这种感觉,非常好。
  金很认真地替格瑞整理好领结后,拉着格瑞的手朝门外跑去,嘴里喊着要迟到了,并没有注意到格瑞眼里要溢出来的温柔。格瑞任着金把自己拉出门,看着金的背影,格瑞想着,真是期待,把金彻彻底底地占为己有的那个时候。
  总之, 他们及时地到了会场,他们的朋友也都到了。凯莉带着老骨头来给金送礼物,凯莉送的是一个小瓶子,瓶子里装着一些不明的透明液体,金接过来后好奇地打量,凯莉在旁边一脸意味深长地说:“我送的这个,你们会用到的。”格瑞在旁边眯了眯眼,看着凯莉,凯莉回以一个(腐女的)笑容,格瑞抬了一下眉,伸手拿过金手上的小瓶子,放进自己的衣服袋里,冷静地说:“所以,这个还是由我来保管好了。”凯莉在旁边笑得更欢了。
  接下来就是酒宴,因为是成年礼,大家就一起给金灌酒,金的酒量不是怎么好,灌了几杯下去就迷糊了,抱着格瑞不肯撒手了,众人见到如此,也就纷纷回去了,顺便回以一个加油的动作。
  大厅里渐渐空了,格瑞看着金,迷瞪瞪的眼神,和双颊的绯意,格瑞不禁笑了笑,抬手把金公主抱起来,走进了先前在酒店订好的房间,小心翼翼地把金放在了床上,转身走进浴室,拿出了一条湿了的毛巾,给金擦了下脸,金瞬间因为脸上的凉意,清醒了大半,抬头看向格瑞,格瑞正慢条斯理地脱着上衣,金表示不理解,大白天的,脱什么衣服,就在他思考的时候,格瑞已经脱完了上衣,剩下的是精壮的上身,正好整以暇地看着他,金虽然不是第一次看了,但是这么具有视觉冲击的事第一次,金有些语无伦次地说:“格瑞,你你,你干嘛啊。”格瑞的脸上露出了笑意,走进了金,俯身对金说道:“你觉得呢,金。”金被这突如其来的男色弄得脑袋有些不灵活,金已经不是3年前对感情懵懵懂懂的少年了,对于和格瑞之间的感情也是似懂非懂,他和格瑞的确会做出很亲密的动作,但是像今天那么具有压迫感的是第一次,他结结巴巴地说:“我我,我怎么知道啊。”格瑞的手划到他胸前,不紧不慢地替金解开领结,说着:“知道我为什么把这个胸针给你么?”金有些反应不过来,疑惑地看着他,格瑞带有笑意的说:“我妈跟我说,如果以后找到自己陪伴一生的人,就把这个胸针给那个人。”“陪伴一生的人?”金的脑子依旧不好用,格瑞也只好没脾气地给他解释“就是我的伴侣。”“诶诶,伴侣!”金表示非常震惊,虽然他隐隐约约得感觉到格瑞对他的感情的确是超过了朋友,但是,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是这样的啊!格瑞挑了挑眉“难道你不愿意么,我可是已经把胸针给你了哦。”
  金满脸通红地低了头,说不愿意吧,肯定是不存在的,但是说愿意。。他真的还没有准备好啊啊啊!!格瑞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,笑着说:“没关系,今天就让你适应一下。”金回过神来,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格瑞扒光了,随之而来的,是格瑞放大的脸。格瑞用手肘把金抵在床上,低声说道:“那么,开始了。”低头便把金的所有声音封在嘴中,慢慢地舔舐着金的嘴唇,随后便将金的嘴中扫荡了一遍,格瑞舔着嘴唇抬高了点头,看着金满脸通红,眼神迷离,嘴唇更是红肿,心里表示很满意,低声地对金说:“其实,我不止送了你一个礼物。”金还沉浸在刚刚的味道当中,根本没有听见格瑞说了什么,格瑞扬了扬嘴,“还有一个我不是吗,或者说是,把你送给了我,这也许更恰当。”

  随后,一夜激情。

  第二天早上,金根据生物钟醒了过来,入眼的是格瑞精壮的胸膛,这是什么情况,金想着,准备起身,却被下身的酸痛跌回了床。格瑞被这个动作弄醒了,转过头在金旁边耳语,对着金说:“怎么样,昨天,还不错吧。”金一脸懵逼,什么还不错?脑中闪过了几个令人脸红的片段,才想起他昨天,居然和格瑞上床了!!!格瑞将人揽进怀里,在他耳边霸道地说着:“以后你就是我的了。”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“只属于我一个人。”金听完后,大半天才理解了意思,随后便将头埋进旁边人的臂弯,用蚊子大小地声音回了句:“嗯。”




emmmmm,就这样没了
老爷们,其实r18只是个flag
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
喜欢还请老爷们关注我一下哦
(●'◡'●)ノ❤